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以数据推动法治(附PPT)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以数据推动法治(附PPT)

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2018年05月22日

2018年3月23日,清华校内举办了“清华RONG系列论坛之司法大数据专场”活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发表“以数据推动法治”的主题演讲,为大家介绍了他本人针对智慧司法所做的研究。何教授呼吁社会各界能够同心推动数据开放、数据融合,发挥数据的价值,为人民造福。

关注THU数据派,公众号对话框回复关键词“司法”,获取完整PPT。

一、中国裁判文书网

2014年,最高法院建立了全国统一的裁判文书公开平台,把各地法院制作的判决书、裁定书都统一上传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截止目前,已经积累了4337万裁判文书。通常一份裁判文书有几页纸,长的有几十页,四千多万裁判文书包含了巨大的信息,是一座信息的金矿。

二、最高法院大力推进文书公开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得益于最高法院特别是周强院长的大力推动。从2010年至今,最高法院连发了三个版本的裁判文书上网规定,不久前又发布了审判流程信息公开。

第一,在公开范围上,原来规定主要是判决书公开,现在法院对外发布的裁判文书原则上都公开,甚至一些中间文书也公开。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第二,在公开机制上,最早的规定是公开裁判文书要请法院主管领导签字再上传。因为这样很麻烦,公开的积极性不高,所以公开的成效不显著。后来,规则改为凡是不公开的裁判文书,需要主办法官说明理由,并由法院的主管领导签字。这下子,数量迅速上升。
三、文书上网数量迅猛增长
2000年,我是北大读研究生的时候,在《法制日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就叫“判决书上网”。我设想全国法院的裁判文书都上传到一个统一的网站,让大家都能查阅。当时,我自己都觉得这是很浪漫的想象,没想到今天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了。
今天,这个裁判文书的数据库已经是世界上最庞大的法律文书数据库,今后还会越来越大。当然,这里边有我们的制度优势。我们最高法院一声令下,全国就可以干起来。美国的最高法院就没有这样的权力;即使国会有这样的权力,最多也只能管联邦系统的,管不了州法院。这体现了我们的制度优势,当然也得益于决策者的魄力和雄心。
昨天,我检索了一下,裁判文书网上历年的裁判文书数量从2001年开始计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到13年、14年迅猛增长。17年做出来的裁判文书数量已经很大,每天以几万的数量在增长,每年以上千万的数量在增长,今后每年可能达到几千万的数量。

讲座更多完整图文内容,敬请关注THU数据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