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瞿振元:大数据是教育研究走向科学化的重要支持(视频+演讲原文)

【独家】瞿振元:大数据是教育研究走向科学化的重要支持(视频+演讲原文)

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2017年04月28日

[导读]本文选自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瞿振元会长在2017年4月28日清华大学RONG系列论坛之“数据之上的教育研究——暨清华大学全球学校与学生发展评价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的发言。

瞿振元,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曾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学生部部长,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助理,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司长,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等。现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委员,2013至2017年普通高等学校本科教学工作评估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章程核准委员会委员。

以下为演讲视频,建议在wifi条件下观看。

以下为瞿振元会长演讲原文:

我作为学生回到学校,身份永远是学生,就是到这个地方一起来学习的。其实,对于大数据、数据科学的研究,我绝对是门外汉。所以,我只能把自己的一些肤浅的认识跟大家做一个汇报。

今天论坛的题目叫“数据之上的教育研究”,本身就很有清华风格,既是前沿的,又是务实的。

我想跟大家汇报三点想法:

一、当前的教育研究,在加快我国教育现代化问题上,要更多一点宏观思考。

2017年对我们国家来说,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大家意识到,很快要召开党的十九大,今年是政治大年;今年也是一个教育大年,因为,我们将制定并实施《中国教育现代化2030》。这个规划,将对我们2020年、2030年以及2050年的中国教育发展,作出一个总体性的布局。

它是跟我们“两个百年”的目标联系在一起的。第一个百年,我们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把一个什么样的高等教育带入全面小康社会,并且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征程?第二个百年,我们国家要实现现代化。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怎样现代化、怎样率先现代化、引领我们国家的整个现代化?

所以,现在,我们确定的2030这样一个时间点,对“两个百年”目标的实现至关重要,并且制定相应的规划纲要,是前所未有的。

为了贯彻这个规划,中央还要召开一次全国教育大会,习近平同志已经作了批示,将会在十九大前召开这次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将会发表重要讲话,李克强总理将会作报告,刘延东同志作总结。这样高规格的会议,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开过四次。1985年5月召开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小平同志参加,作了一个13分钟的讲话,只有2000多字,但意义深远、影响重大。这次会议开启了教育体制改革的大幕。以后,中央在1994、1999、2010年又分别召开过全国的教育工作会议,每次会议都决定重大事项,大大推动教育改革发展。现在将要召开的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五次全国教育大会,相信新的一次教育大会一定会对我国的教育改革发展起巨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做教育研究的同志,是否能够从被动解释文件转变到主动思考教育的改革发展,向着智库型方向发展?我们被动的解释性的工作要会做,宣传工作也要会做,但是,当前正处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做教育研究工作,能不能站在前列、主动思考、引领发展?所以,我觉得,当前我们要在考虑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问题上,应多一点宏观思考,多一点主动作为,发挥教育研究对教育实践的指导作用、引领作用。

二、在教育信息化的问题上,要更大一点推动力度。

教育的信息化问题,我们一直在讲。但是,需要深入反思我们对教育信息化的认识是否真的已经到位。最近,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4月19号作的关于网络安全建设问题上的讲话,我感到我们的认识还是不够到位。

我们对于教育信息化、对于整个社会的信息化、对于互联网等问题的认识,确实也在经历着不断深化的过程。过去,我们把信息化、互联网只是作为一种技术。以后我们又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媒体、作为一种产业。我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刚刚有互联网的时候,CERNET建在清华。我在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工作,吴建平主任跟我说:“瞿司长,你要看到互联网可能对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有很大影响,要注意研究这个新的事情。”现在,事实已经证明这一点。后来,信息产业、互联网产业确实发展迅猛,现在成了引领性产业。

但是,“互联网是人类生活新空间”,这是我们今天的新认识,是我们对于网络观上的又一个新的飞跃。把互联网作为人类生活的新空间,从人类生存空间的角度来看,这一点,我们过去认识得不多,讲得不多。

从人类生存空间的角度看:我们从陆地走向海洋,从海洋走向天空,走向深空、深海、深地(三深),因为很多资源都在其中。但是,回顾历史,在从陆地走向海洋的过程中,欧洲领先了、发展了、超越了,中国落后了,留给我们的是“民族之痛”。所以,空间战略问题就是一个大问题!谁被动,谁就落后,谁就挨打。今天,我们不仅在这些物理空间上要努力,再有所作为,同时,在新展开的人类生存新空间——网络空间上,我们一样必须走在前头。这样才能够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有主动和优势。

用这样一种视角看问题,国家是这样,教育更是这样。如何认识教育的新空间?从我们原来的教室,走到了整个校园,包括校园文化等,后来又走到社会,包括社会实践社会大课堂乃至出国访学等等。但是,我们还有一个空间——即新的网络空间。我们教育工作者、教师、学生要看到这样一种新空间,去把它占领下来,用好这个空间。在这种无国界的空间中,我们要有自己的地位,有我们中国自己的话语权。这在今天显得非常重要。

习近平同志还从人类社会发展史的角度说:“人类经历了农业革命、工业革命,正在进入信息革命。农业革命增强了人类生活生存的能力,使得人类从采食捕猎走向栽种畜养,从野蛮社会走到文明社会;工业革命拓展了人类的体力,以机器取代了人力,以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了个体工厂手工业生产;而信息革命则增强了人类脑力,带来了生产力又一次质的飞跃,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军事等领域产生了深刻影响。”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教育在信息革命面前,同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也可以说是从工业革命以来,教育面临着最为深刻的一场挑战。在农业社会的时候,基本上是学徒制式的教育方式或教学教育形态;在工业社会时,是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的一种教育教学形态;而信息社会下的这些,可能显得很不适应。所以,当下,我们正面临这样一种深刻变革的关口,要主动思考:在教育信息化的条件下,怎样更加有所作为?

在教育信息化的时代,至少我们可以看到:知识的总量在迅猛的、爆炸式的增长。这种知识迅猛的、爆炸式的增长,对于传统的教学过程、课程体系的稳定性就会提出挑战,就显得严重的不适应。除了知识总量增加以外,知识的形态,在当前也在发生变化。特别是在今天,我们用移动终端、网络学习的条件下,知识以碎片化、颗粒化的形态呈现出来。碎片化、颗粒化的知识形态,使得我们流水线式的系统化教学过程就显得很不适应了。而且,我们已经感受到,在信息革命和新技术革命的情况下,职业的流动性以及产业的变动性都明显增强,今后还会变得更快,这些显然会对我们专业设置的稳定性、学科的固定性提出挑战。

所以,在教育信息化条件下,教育各个方面都会迎来深刻的变革。我们要主动适应这种社会的变革,去推动教育教学的方式、乃至于教育教学的形态和学校形态的变革。

三、在数据科学应用于教育科学研究问题上,要更多一点具体实践。

信息科学对于我们教育研究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最近,教育界的很多人都在研究这些问题,并且也开过不少的会议。包括有的会议强调:当前的教育研究要从思辨式的研究更多地加强实证性的研究,强调实证研究对于教育科研的重要,说“教育的实证研究是学科从思辨走向科学的转折点;是学术深化的里程碑;是理论创新的支柱;是平息争论、取得共识的唯一手段”,强调实证研究的重要。而且说“现在的教育研究中,我们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实证性的研究论文还不到论文总数的1/10”。因此,加强和改进实证研究是我国教育研究的当务之急。这些声音是很有道理的。

当然,今天强调实证研究不是也不应当是排除理论和思辨研究的,两者应该结合起来。这种问题也不仅仅局限于我们教育科学研究有这方面的问题,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普遍存在这样的问题。加强实证研究,对我们整个社会科学研究、包括教育科学研究都是必要的。

开展实证研究,怎样去做?有一些方法论上的问题需要讨论。讲实证研究,我们过去比较惯常的是案例研究。案例研究是实证研究,但是案例研究能不能取得规律性的认识,那是不一定的。我们过去说过“解剖麻雀”的研究方法,说不必要把所有的麻雀都逮来解剖了,才算是研究,解剖一个就够。但问题是,鸟类不只是有麻雀,还有喜鹊,还有很多的鸟。所以,如果抓的这个麻雀对研究的问题具有典型性、代表性,解剖一个麻雀就可以,如何不是,那只解剖一个麻雀就不行了。所以,我们说,案例研究是重要的,但不是全部的和唯一的。

 今天,数据研究给我们提供了好的条件。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才能够提供这样的可能性。到了今天,我们强调数据研究对于实证研究更为关键、更为重要。所以,我们努力做这样一种研究,把现实世界当中的事物、现象,以数据的形态储存在空间当中,并且以数据科学的方法进行生产、处理和应用,从而能够使得我们的研究更有效,更能真正找到规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当然,我们强调重要,并不是说是唯一的手段。教育,实在是一件太复杂的事情,必须用多种方法多种手段进行综合研究。

大数据分析的“相关性”也不等于事物联系的“因果性”,过分复杂的数据堆积也可能成为“繁琐哲学”而不得“要领”,但大数据却为我们得到这个“要领”提供了条件。所以,也正如不少同仁感觉到的那样,大数据为教育研究走向科学化提供了重要支撑。当然,这里说的大数据,不只是技术,更是方法。进一步说,数据科学的研究应用于某个学科,逐渐形成某一个学科方面的“数据学”。如果有一天能够形成“教育的数据学”,那我们的教育科学的研究就又上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期待清华大学教科院把清华的理工优势与教研优势结合起来,作出开创性贡献!

谢谢!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更多完整图文内容,敬请关注公众号数据派THU(ID:DatapiTHU)!